首頁>>海外視點>>歷經200年的法國漢學,該如何延續昔日榮光?

歷經200年的法國漢學,該如何延續昔日榮光?

原題:歷經200年的法國漢學,該如何延續昔日榮光?用完整的中國觀深化漢學研究

  今年是中法建交50周年,中法各界正在如火如荼地開展紀念活動。對學界而言,今年更是中法交流史上值得慶祝的重要年份——在國際漢學界地位卓然的法國漢學迎來了200周年紀念。

  1814年,法蘭西學院設立“漢語和韃靼—滿族語言文學講座”(通稱“漢學講座”),開創了歐洲專業漢學的先河,漢學第一次獲得了在西方教育體制中獨立學科的地位。歲月變遷、時光流轉,法國漢學歷經遞嬗演變而始終學脈不斷。如何從學術史的角度把握法國漢學的發展歷程?法國漢學未來將走向何方?在法國漢學200周年之際,這些問題值得中法學界思考和研究。

  從傳教士漢學走向專業漢學

  以法蘭西學院“漢學講座”的設立為標志,西方漢學開啟了從傳教士漢學走向專業漢學的歷程。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耿昇認為,西方漢學研究面貌發生的巨大變化在很大程度上源于法國漢學家的辛勤耕耘。完全不同于當年因身負“護教”使命而有失偏頗的傳教士漢學家;也截然有別于那些在中國來去匆匆,過多注重表面現象的游客、外交官和商客;法國漢學家主要以中國的史乘典籍為基礎進行研究,“具有更高的可信度和更深邃的文化內涵,比較準確地傳授了博大精深的中國文明。”

  法蘭西學院“漢學講座”首任教授阿貝爾·雷慕沙,便是推動法國漢學從傳教士漢學轉向專業漢學的關鍵人物。原本打算繼承父業成為醫生的雷慕沙,因一部中國植物圖志改變了志向,將畢生熱情投入到漢語學習與漢學研究中,在東方語言研究、中國宗教哲學研究、中國通俗文學譯介、中西交通史等諸多領域卓有建樹。法國國家科學研究院榮譽退休高等研究員貝羅貝舉例說,雷慕沙超越歐洲文法學傳統框架,歸納總結出了一套適合漢語特點的教學語法。

  “雷慕沙非常重視文本文獻研究,科學嚴謹地開創了東方研究的一個新起點。”日前在法國巴黎舉辦的“雷慕沙及其繼承者:紀念法國漢學200周年學術研討會”上,法蘭西學院漢學研究所所長魏丕信如是評價。此次研討會由北京外國語大學中國海外漢學研究中心和法蘭西學院漢學研究所主辦,法國當代著名老中青三代漢學家和各國漢學研究者聚集一堂,回顧法國漢學200年來的學術師承和學術脈絡。

  自雷慕沙起,執掌法蘭西學院“漢學講座”教席的數代漢學大師薪火相傳,奠定了法國在歐洲近代漢學中無可爭議的領先地位。聲名煌煌者如沙畹,把歷史考證方法引入20世紀的漢學研究,他譯注的《史記》譯文精確、考據精細、注釋詳盡而豐富,被公認為蓋世名作,至今仍被廣泛引證。法國漢學興盛期的代表之一馬伯樂對古代中國經濟史和語言的研究獨樹一幟。

  一些在歷史上聲名不顯的漢學家的學術價值在今天也被重新審視。例如,據北京大學教授孟華介紹,“漢學講座”教授德理文曾獨自承辦了1867年巴黎世界博覽會的“中國館”,他出版的《唐代詩歌選》對19世紀法國文學界產生了較為深遠的影響。

  法國漢學在自身發展的同時,還對整個西方漢學產生了強大外溢效應。北京外國語大學中國海外漢學研究中心教授柳若梅告訴記者,20世紀俄羅斯漢學的奠基者阿列克謝耶夫就曾師從沙畹,這種師承關系對20世紀俄羅斯漢學產生了重要影響。

  在今天的法國漢學家看來,他們的前輩留下的不僅有豐厚的學術積累,還有更寶貴的思想遺產。法蘭西學院漢學研究所教授程艾藍說,雷慕沙批評當時對于東方的偏見,還批評西方國家在亞洲各國所進行的殖民與商業掠奪行為。雷慕沙反對把歐洲模式強加于全世界不同的文明,以學者的態度表明世界各國文明在價值上是平等的,各有特點、也各有不足。不同文明的交流不應以獨尊或貶損某一文明為前提,歷史和現實一再表明,傲慢和偏見是文明交流互鑒的最大障礙。

  北京外國語大學中國海外漢學研究中心副教授李真認為,中外文明的交流不僅意味著中國文明的向外傳播,也意味著異域文明對中國文明的內化接受。在這一過程中,專業漢學家作為中外文化交流的橋梁,積極推動了中國文明與世界文明的互識與交融。

  重視西域史研究是法國漢學的傳統

  用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李零的話說,老派法國漢學“好就好在古風猶存”。誠如李零所言,法國漢學在200年里有著連續不斷的傳統。

  耿昇感慨地說,法蘭西學院“漢學講座”不間斷地持續了200年,這是史無前例的。無論是法國歷史上的革命與復辟制度交替變化,抑或是多次經濟危機,也無論是中法之間的沖突與戰爭,法蘭西學院“漢學講座”始終不受任何干擾,順利堅持下來,且始終處于發展之中。

  多位受訪學者向記者表示,重視西域史研究是法國漢學在西方漢學界絕無僅有的傳統。例如,雷慕沙的名作《法顯撰〈佛國記〉》及其大弟子儒蓮翻譯的《大唐西域記》,開創了法國絲綢之路研究的歷史先河。事實上,法國的歷代漢學大家基本上都涉及西域史研究,包括西域歷史、地理、考古、佛教、社會史等。“這形成了法國漢學的一大特征,也是法國漢學對中國西北邊疆歷史,特別是中國與周邊國家關系史研究的重大貢獻。”耿昇說,在法國漢學界對西域歷史、語言和考古諸學科研究的影響下,中國學界自清末興起了西北史地文獻考證和疏注之風,甚至在中國促生了敦煌學、西域學、蒙古學、突厥學與絲路學等學科。

  西方漢學界應樹立完整的中國觀

  二戰后,隨著近現代中國研究在美國興起,法國漢學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戰。法國漢學是否已失去昔日榮光?對這個問題,學界存在不小爭議。“美國學生已經不讀沙畹及其弟子的書。”有學者認為,厚今薄古、實用主義色彩強烈的美國中國學已取代法國漢學的地位,“鉆故紙堆”的法國漢學已無可奈何地走向衰落。但也有學者強烈質疑這個判斷。法國漢學家戴明德告訴記者,被英語的強勢地位遮蔽,法國學者研究成果的傳播范圍受到很大限制,但這并不意味著法國漢學水平的下降。

  在北京外國語大學中國海外漢學研究中心主任張西平看來,法國學界在古代中國研究與現代中國研究之間努力尋求一種平衡。一方面,法國沒有放棄致力于中國古代文明研究的傳統,在敦煌研究、中國思想史研究、中國道教研究上仍有很好的學者。另一方面,在近現代中國研究領域開拓耕耘。例如,巴斯蒂夫人在近代中法關系和中國近代史研究上成就斐然,白吉爾教授通過對上海史的研究觀察中國的現代化之路。

  張西平特別談到,圍繞法國漢學當代地位的爭論實質上反映了一些錯誤的中國觀。在西方有一種誤解,似乎當代中國研究和歷史中國研究是對立、分割的。有些西方學者認為歷史中國燦爛輝煌,但已消失,只存在于博物館里;當代中國經濟成就偉大,但由于政治體制不同,無法產生親近感。“這樣的看法是有問題的。”張西平表示,對西方漢學界來說,打通歷史中國和當代中國的視域界限,用完整的中國觀深化漢學研究非常重要。

  今年4月,習近平主席在歐洲學院演講時談到“五個中國”——中國是有著悠久文明的國家,是經歷了深重苦難的國家,是實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國家,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是正在發生深刻變革的國家。“這才是完整的中國觀。我們必須站在中國學者的立場,用這種完整的中國觀與西方漢學家對話。”張西平表示道。

滾動新聞/Rolling news
推薦專題/Recommend special
學者風采/Scholars    更多>>
  • “頑童”夏志清

    在現代文學史研究中,他最早發現了張愛玲的價值,他貶低老舍《四世同堂》,他認為魯迅被拔高,錢鍾書的《圍城》無出其右。有“快人”之稱的夏志清在學術上也愛憎分明,但無人否認他《中國現代小說史》的厚重價值

  • ·馬悅然...
  • 馬悅然:生于1924年,諾貝爾文學獎18位終身評委之一,也是著名漢學家,畢生致力于漢學研究,翻譯過《水滸傳》《西游記

  • ·孫康宜...
  • 孫康宜祖籍天津,1944年生于北京,臺灣東海大學外文系畢業,后進入臺灣大學攻讀美國文學。1968年到美國留學,先后獲

  • ·倪豪士...
  • 倪豪士是美國著名的漢學家,從事漢學研究三十余年,著述頗豐。作品收錄了作者自上世紀七十年代以來撰寫的十二篇學術論文,專

學者訪談/Interview    更多>>
  • 浦安迪:透過評注理解中國古

    浦安迪(Andrew H. Plaks),1945年出生于美國紐約,1973年獲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學位。現任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系和比較文學系榮休教授、以色列希伯來大學東亞系教授。浦安迪通曉十幾種語言,尤其對漢語、日語、俄語、法語、希伯來語最為精通;研究領域廣泛,如中國古典小說

  • ·儒學大師:杜維明...
  • 祖籍廣東南海,1940年生于云南省昆明市,1961年畢業于臺灣東海大學。后獲得哈佛—燕京獎學金赴美留學,在哈佛大學相

  • ·孫康宜教授訪談錄...
  • 孫康宜教授是著名的華裔漢學家,此文是對她的最近訪談錄。孫教授將其從學經歷、研究路徑和心路歷程在不長的對話中一一呈現,

  • ·專訪瑞士著名漢學家勝雅律教授...
  •   今年64歲的勝雅律是瑞士乃至歐洲著名的漢學家和法學家,他自1975年到北京大學留學后,就再也沒有中斷過與中國的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