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漢學書訊>>《一戰華工在法國》中文版北京面世

《一戰華工在法國》中文版北京面世

  【歐洲時報網報道】為紀念中國勞工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100周年,由吉林出版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出版的珍貴史料《一戰華工在法國》中文版3月15日在北京正式發行。

綜合新華網、北京國際在線報道,該書由華裔歷史學家馬驪編著,匯集了來自中國、英國和法國等10余個國家和地區的28位學者、專家的研究成果。



  (歐洲時報特約記者 瑞冰攝)


  《一戰華工在法國》中文版作者馬驪女士(左)與策劃胥弋先生(右)介紹該書。


(歐洲時報特約記者 瑞冰攝)

  馬驪女士在15日的新書發布會上介紹了自己與一戰華工的不解之緣。2002年,馬驪在法國濱海大學任教時,偶然發現了散布于法國北部的華工墓地,并為之震撼。之后,她開始了漫長的挖掘華工歷史的工作。

  2010年5月,她還發起一場“一戰華工國際學術研討會”引起了法國媒體的廣泛關注,使一戰華工這一歷史群體進入到當今法國民眾的視野中。

  法國、英國、中國和比利時等14國的30多位學者分享交流了各自的研究成果,提交學術論文50余篇。

  兩年后,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出版社精選了23篇論文,并結集出版了《一戰華工在法國》法文版。值得一提的是,法國國防部資助了該書的出版,以示法國政府對華工貢獻的肯定。

  該書在法國出版后,法國《戰爭與歷史》雜志評價該書是第一本全面介紹一戰期間來法助戰的14萬中國勞工的著作,法國《世界報》稱是“獻給那些被遺忘的人們”的。

  而吉林出版集團發行中文版的意圖也正是要讓今天的中國人不要忘記那些在一戰期間作出巨大貢獻,甚至在異國他鄉獻出寶貴生命的同胞們。

  剛面世的中文版與法文版有所不同。馬驪表示,中文版增加了70余幅資料圖片和一篇研究華工日記和回憶錄的文章,使得這本學術性著作更具可讀性。

  一戰期間,法國和英國因勞力匱乏,與中國政府簽訂招募華工合同。約14萬華工遠渡重洋來到歐洲,其中約2萬人長眠在這片異國土地上。

  他們雖然沒有趕赴戰爭前線,但積極參與了后方修筑鐵路、公路、橋梁、戰壕及農業生產等工作。首批1698名華工于1916年夏天抵達法國馬賽,距今已近百年。

  華工中的80%去到法國北部加萊海峽省和索姆省的前線,分散于大大小小數十個華工營地,在戰爭中從事清理戰場和裝卸物資等輔助性工作。

  雖然不用扛槍打仗,但是華工承受風險和工作強度并不小,這也是兩萬多名華工長眠于歐洲戰場、華工墓遍布法國北部和比利時南部的重要原因。

  一戰后,許多華工扎根法國,成為第一批旅居法國的華人,同時也成為中法人民友好往來的橋梁和紐帶。

  近年來,法國官方頻頻向旅法華工表示敬意。清明時節,華工墓較為集中的市鎮的市長會和旅法華人團體一起去墓地掃墓。2014年11月,法國國防部長勒德里昂更是代表法國政府向巴黎13區的華工紀念碑獻花。



 

滾動新聞/Rolling news
推薦專題/Recommend special
學者風采/Scholars    更多>>
  • “頑童”夏志清

    在現代文學史研究中,他最早發現了張愛玲的價值,他貶低老舍《四世同堂》,他認為魯迅被拔高,錢鍾書的《圍城》無出其右。有“快人”之稱的夏志清在學術上也愛憎分明,但無人否認他《中國現代小說史》的厚重價值

  • ·馬悅然...
  • 馬悅然:生于1924年,諾貝爾文學獎18位終身評委之一,也是著名漢學家,畢生致力于漢學研究,翻譯過《水滸傳》《西游記

  • ·孫康宜...
  • 孫康宜祖籍天津,1944年生于北京,臺灣東海大學外文系畢業,后進入臺灣大學攻讀美國文學。1968年到美國留學,先后獲

  • ·倪豪士...
  • 倪豪士是美國著名的漢學家,從事漢學研究三十余年,著述頗豐。作品收錄了作者自上世紀七十年代以來撰寫的十二篇學術論文,專

學者訪談/Interview    更多>>
  • 浦安迪:透過評注理解中國古

    浦安迪(Andrew H. Plaks),1945年出生于美國紐約,1973年獲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學位。現任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系和比較文學系榮休教授、以色列希伯來大學東亞系教授。浦安迪通曉十幾種語言,尤其對漢語、日語、俄語、法語、希伯來語最為精通;研究領域廣泛,如中國古典小說

  • ·儒學大師:杜維明...
  • 祖籍廣東南海,1940年生于云南省昆明市,1961年畢業于臺灣東海大學。后獲得哈佛—燕京獎學金赴美留學,在哈佛大學相

  • ·孫康宜教授訪談錄...
  • 孫康宜教授是著名的華裔漢學家,此文是對她的最近訪談錄。孫教授將其從學經歷、研究路徑和心路歷程在不長的對話中一一呈現,

  • ·專訪瑞士著名漢學家勝雅律教授...
  •   今年64歲的勝雅律是瑞士乃至歐洲著名的漢學家和法學家,他自1975年到北京大學留學后,就再也沒有中斷過與中國的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