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學外傳>>李克強出訪為什么要帶上中國作家

李克強出訪為什么要帶上中國作家

多年以后,面對眼前的鐵路,這個已經初長成的姑娘將會回想起老師帶她去見識李克強的那個下午。那時的里約熱內盧,貧民窟和山巒沿地面起伏排開,奔流的少年腳上粘著足球,城市里到處可見的笑容宛如史前巨風剛剛吹過。

人們記住的是,那年這個來自中國的總理帶來了幾百億美元的大單,新聞上訴說著這些可能帶來的重大改變。這個小姑娘記住的是,那次盛大的中國代表團有三個作家,其中一個的書,在她哥哥的書架上就有。

為什么是作家?

無論在獲得諾貝爾獎之前還是之后,莫言都毫不掩飾拉美文學,尤其是加西亞·馬爾克斯對他的影響。就像今天這篇島文的開頭,是模仿《百年孤獨》的開頭一樣,文學家莫言,始自對馬爾克斯的模仿。

另外兩位鐵凝、麥家,以及他們這一代作家,幾乎沒有哪個不受拉美文學的熏陶。去年島叔采訪麥家同志,他談起馬爾克斯、博爾赫斯、波拉尼奧、帕斯等等作家,如數家珍,跟他座談的拉美作家和記者聽得目瞪口呆,他們從沒想到,遠隔萬里的中國人,竟然這么熟悉他們的文學。

因為,拉美的文化界,對中國文學乃至中國,幾乎是一無所知。孔子學院拉美中心執行主任孫新堂博士曾跟島叔說,他接觸過很多拉美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士,包括學者、公務員,提到亞洲文學,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村上春樹。

“讓他們說出一個中國作家的名字,太難了”。

2012年,莫言獲得了諾貝爾獎,這對中國文學應當是極大的肯定,可當時在墨西哥城的書店里,一本莫言的書都找不到。

十多年來,中拉的經貿關系空前火爆,可文化上的交流遠未到位,雖然我們的產品遍布拉美大街小巷,可文化上,我們是絕對逆差。

這其實也是克強帶作家來的原因之一。

為什么是麥家?

三個人當中,鐵凝是作協主席,跟著出來不奇怪;莫言是諾獎得主,跟著出來也不奇怪;麥家,這個以諜戰題材聞名的小說家,為何也會來拉美?

因為麥家的書,在西語世界影響力太大。

2014年6月,西語世界最大的出版集團——西班牙行星集團出版了麥家的代表作《解密》西文版,首印量上來就是3萬冊,還給了麥家12.5%的版權分成,這是國際頂尖作家的待遇。

此外,行星集團還比照馬爾克斯,為麥家打造了一個月的推廣行程:《解密》的廣告在馬德里18條公交車亮相;麥家本人被邀請訪問西班牙、墨西哥和阿根廷;行星集團甚至還專門制作類似電影大片的宣傳廣告。

“中國的丹·布朗”,“你不可不讀的世界上最成功的作家”……宣傳片里的廣告語,讓麥家在西語世界名聲大噪:三萬冊的首印量,不到一年時間已經全部銷售一空:在阿根廷更是登上暢銷書榜首,上市兩個月就告售罄,墨西哥也在加印第二版。

島叔有一個朋友,是從事西班牙語版權交易的商人。他跟島叔說,雖然翻譯成西語的中國作品并不算太少,但真正進入商業市場的卻是鳳毛菱角。每年進行西語版權交易的中國作品不會超過10本。即便最終走進了書店,銷量也就只有幾百本。

所以像麥家這種陣仗,是前所未有的熱鬧,代表團里,自然少不了這位在拉美名聲大噪的中國人。

為什么是拉美?

此次三位作家的主要活動,是在哥倫比亞參加中拉人文交流研討會,克強總理和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將一同出席,規格不可謂不高。

在加西亞·馬爾克斯的故鄉舉辦這樣的活動,顯然是精心的安排,而兩國領導人的捧場,也表達了對中拉文化的重視,這也是此次克強拉美行的亮點之一。

其實,早在去年習近平主席訪問巴西時,提出的構建“五位一體”的中拉關系新格局中,就將“人文上互學互鑒”置于極其重要的位置。到了今年年初的中拉論壇首屆部長級會議上,又將2016年被確定為中拉文化交流年。

同時,未來5年內,中方將向拉美和加勒比國家提供6000個政府獎學金名額、6000個赴華培訓名額以及400個在職碩士名額,邀請1000名拉美和加勒比國家政黨領導人赴華訪問交流,并于2015年啟動“未來之橋”中拉青年領導人千人培訓計劃。

眾所周知,一個國家的影響力,不僅在于經濟和軍事實力,更在文化的影響力。對于中國來說,加強文化的交流,無疑是提升軟實力的重要舉措。

拉丁美洲雖然與我們相隔萬里,但正是因為離得遠,少了很多政治、地緣和文化上的敏感,能讓彼此心平氣和地談談文化。同時限于歷史和現實原因,拉丁美洲曾長期是我們對外戰略的薄弱環節,加強同拉美的文明對話,也符合我們完善國際戰略布局的現實需求。

不過,相比做貿易,文明的對話要艱難的多。麥家曾經說,文學輸出是精神輸出、意識輸出,是要去影響別人原有的文化、精神和意識模式的。

    這意味著,中拉文明的對話,只能循序漸進,日積月累,克強總理這一趟,只是開了一個頭,在未來的數年中,中拉的文明對話,還需要更多的力量。

滾動新聞/Rolling news
推薦專題/Recommend special
學者風采/Scholars    更多>>
  • “頑童”夏志清

    在現代文學史研究中,他最早發現了張愛玲的價值,他貶低老舍《四世同堂》,他認為魯迅被拔高,錢鍾書的《圍城》無出其右。有“快人”之稱的夏志清在學術上也愛憎分明,但無人否認他《中國現代小說史》的厚重價值

  • ·馬悅然...
  • 馬悅然:生于1924年,諾貝爾文學獎18位終身評委之一,也是著名漢學家,畢生致力于漢學研究,翻譯過《水滸傳》《西游記

  • ·孫康宜...
  • 孫康宜祖籍天津,1944年生于北京,臺灣東海大學外文系畢業,后進入臺灣大學攻讀美國文學。1968年到美國留學,先后獲

  • ·倪豪士...
  • 倪豪士是美國著名的漢學家,從事漢學研究三十余年,著述頗豐。作品收錄了作者自上世紀七十年代以來撰寫的十二篇學術論文,專

學者訪談/Interview    更多>>
  • 浦安迪:透過評注理解中國古

    浦安迪(Andrew H. Plaks),1945年出生于美國紐約,1973年獲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學位。現任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系和比較文學系榮休教授、以色列希伯來大學東亞系教授。浦安迪通曉十幾種語言,尤其對漢語、日語、俄語、法語、希伯來語最為精通;研究領域廣泛,如中國古典小說

  • ·儒學大師:杜維明...
  • 祖籍廣東南海,1940年生于云南省昆明市,1961年畢業于臺灣東海大學。后獲得哈佛—燕京獎學金赴美留學,在哈佛大學相

  • ·孫康宜教授訪談錄...
  • 孫康宜教授是著名的華裔漢學家,此文是對她的最近訪談錄。孫教授將其從學經歷、研究路徑和心路歷程在不長的對話中一一呈現,

  • ·專訪瑞士著名漢學家勝雅律教授...
  •   今年64歲的勝雅律是瑞士乃至歐洲著名的漢學家和法學家,他自1975年到北京大學留學后,就再也沒有中斷過與中國的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