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漢學地圖>>瑞典漢學家林西莉:為《漢字王國》跑考古工地

瑞典漢學家林西莉:為《漢字王國》跑考古工地

      

      林西莉(塞西麗婭·林德奎斯特),193264日生于瑞典隆德。教授、作家,曾擔任瑞中友好協會會長。1952-1961年與1963-1966年,在斯德哥爾摩大學學習藝術史、文學史、斯堪的納維亞語、通史和漢語,獲得文學學士和文學碩士。1961-1962年在北京大學學漢語,同時在中央音樂學院古琴研究會學古琴。1963-1994年全職擔任高中老師,教授歷史和文學,1971年起,同時教授漢語。曾出版多部關于中國的作品,1989年出版的《漢字王國》和2006年出版的《古琴》,雙雙獲得瑞典最高文學獎——奧古斯特文學獎(《國際先驅導報》記者陳雪蓮發自北京)

  ★我很高興當初選擇了不寫成博士論文,而是把《漢字王國》寫給每個人。

  ★對漢字的研究是可以不斷更新和完善的,我的很多分析會持續很久。

  ★1961-1962年的學習讓我了解到中國文化的深度,它如此吸引人,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經歷。

  打通林西莉在瑞典的電話,立刻就能感受到她的欣喜之情。

  盡管那個在中國古琴大師王迪指導下認真學琴的清秀瑞典少女,如今已是83歲的耄耋老人了。但時間能帶走年輕的容顏,卻帶不走她對中國文化的熱愛。

  此刻,她在位于斯德哥爾摩南部的家中書房里用英語接受采訪。據說,她家庭院的一角種著竹子,如絲的古琴曲時常縈繞著細竹;別墅內的墻上掛著中國字畫,書架上擺放著中國古籍尤其是各類關于漢字的書籍,更為醒目的是墻角那把暗紅色的古琴——那是北京古琴研究會贈給她的一把明代的“鶴鳴秋月”。

  林西莉跟中國的緣分,源于七八歲時從母親那里得到的一把寫有中國漢字的粉紅色紙傘,這個由傳教士帶回來的禮物開啟了林西莉對遙遠東方的興趣之門。上世紀五十年代,林西莉在斯德哥爾摩大學學習漢語,曾聆聽過瑞典優秀的漢學家高本漢的講座。

  在讀了九年大學之后,1961年,28歲的林西莉拿著瑞典國王的推薦信,終于來到了這個說漢語的東方國家——她隨丈夫(瑞典作家、外交官斯文·林德奎斯特)定居北京兩年。她在北大學漢語,并師從古琴大師王迪學古琴。1973年起,她幾乎每年來一次中國,有時候一年來幾次,她癡迷于中國陜西安塞的剪紙,已經收集了150多種不同的剪紙,打算將它們整理出版。

  在50多年前的中國生活的這段“稀有而獨特”經歷讓夫婦二人名利雙收。他們寫的關于中國的文章在瑞典最大的報紙以及美國《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世界大報上發表,他們在中國買了一輛汽車,從印度加爾各答出發,進行了跨越亞、歐、拉美的自駕旅行,并于1969年出版了《跟阿隆一起旅行》一書。

  回到瑞典后,林西莉在一所高中教授歷史、文學、漢語,從此,中國成了她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林西莉常常受邀在瑞典和歐洲參加各種有關中國現狀的討論,也會被瑞典和全世界的媒體采訪,2008年時,她還被瑞典電視一臺邀請擔任北京奧林匹克運動會開幕式的轉播嘉賓。

  1989年,林西莉撰寫的《漢字王國》出版,此書以圖文并茂的形式講述中國文字的起源的特點,選取200多個與人的生活有關的字進行細致的講解,如與人的身體、住房、器皿、絲和麻、家畜、農具、車船、道路等有關的字,同時分析和描述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和風俗習慣,從而使人加深對文字的理解。既有深度,又很好讀。本書初版于1988年,至今已被翻譯成七八種語言(包括中文),據說是西方人學習漢語的主要讀物。

  在西方傳播漢字文化

  《國際先驅導報》:為了研究漢字,你很喜歡到中國的考古現場去?

  林西莉:對,我數十次到中國進行調查研究,見了很多考古學家、建筑學家、語言學家、植物學家等,他們都很友好地讓我進到考古現場,給我看他們的新發現和研究成果,講解我不明白的東西。于是,我每年定期到中國河南、陜西、山東等地的幾個大考古現場看看,但凡在一個地方發現一種工具或文物器具與某個字的字形有關,我就很興奮,想去看一看。

  Q你花了15年研究、8年寫作《漢字王國》,最后出版的卻是本通俗書,為何這樣選擇?

  A我開始打算為寫博士論文而做漢字的研究,我在斯德哥爾摩大學社會學系的導師很鼓勵我做這個題目,但當我開始做時,我覺得博士論文只有10個人會看,而且大多數人只知道從中找錯,而我想通過漢字來講故事,講童話。寫作時,我檢查每個細節,跟很多專家討論,讀了很多中文書。我的目的是,讓那些不是專家的普通讀者也能讀懂,并通過這本書了解中國。

  1971年,我開始教18個學生學習漢語,令我高興的是,瑞典教育部現在規定,在未來5-10年,每個瑞典的學校必須設置漢語課程,他們用我的書作教材。我很高興當初選擇了不寫成博士論文,而是寫給每個人。

  Q你熟悉的研究中國漢字的專家有哪些?

  A我在中國和瑞典時,讀過很多不同的中國語言學家和古生物學者的書籍,這些書現在在我瑞典的家中保存得很好。此刻我就在我書房書架上的胡厚宣教授的巨著《甲骨文合集》的旁邊,我對裘錫圭教授的作品也非常熟悉。出版了《漢字王國》之后,我差不多就沒有繼續研究漢字了,我開始寫作關于古琴的書,我只跟在法國、瑞士和荷蘭的幾個老漢學家聯系過,在英格蘭也有一些漢學家,我并沒有直接聯系他們,因而我對西方研究漢學的專家也不太熟悉。

  當然,漢字太多,對漢字的研究是可以不斷更新和完善的,但是我的很多分析會持續很久,因為它們跟考古專家在河南安陽等地發掘的材料緊密相關,也跟現實——幾百萬年前就以中國的山川、河流、田地等的形狀緊密相關。

  漢字、古琴和剪紙

  Q概括來說,你對中國文化的三個興趣點分別是:漢字、古琴和剪紙。為何你認為三者是緊密相連的?

  A三種藝術形式是中國文化的中樞,它們擁有悠久的歷史,對中國的文化和社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古琴表達了中國社會文化層面的內在情感。透過那些美妙的古琴樂曲、給樂曲配的詩歌,以及與之相契合的旋律,還有那些不同領域的重要學者編撰的關于古琴曲的故事,我們能夠深入走進中國文化的深處,并找尋到自己,滿足自己對自然的最內在情感需求。

  以名曲《胡笳十八拍》為例,它表現的是建安時期才女蔡文姬遠嫁匈奴的悲慘故事,她在塞外彈琴,看大雁往南飛,格外思念故鄉。然而多年后,文姬被曹操解救回國,她先是感到寬慰,繼而慟哭:“我怎么能離開兩個兒子和丈夫呢,他雖然是敵人,但我卻愛上了他。”于是她寫出了世界上最美的詩歌,包括《后漢書》中收錄的440首,而后也譜出世界上最動聽的古琴曲。

  這里,你就看出了古琴樂曲跟詩歌和漢字之間的緊密聯系了吧。這種清晰的聯系還能在著名的學者查阜西1958年編印的《存見古琴曲譜輯覽》里看到,這本書收集了很多不同的優美旋律和詩歌。

  而剪紙和漢字也有緊密聯系,如果你仔細看商周兩朝的金文,你能清楚地看到這些文字跟剪紙運用相同的方式來描述不同的主題——都突出大致輪廓。你能在我的《漢字王國》和《古琴》里看到三者的廣泛聯系。

  Q古琴那么難學,你是如何堅持下去的?

  A我剛開始學了一段時間,覺得太難,幾乎要放棄,但是我的老師們,特別是王迪老師很仔細地向我解釋:一個音連著另一個音,開啟了人對自然、內心和中國文化的大門。古琴樂像冥想,是一種內在的感情。當我體悟到這些,古琴就變得容易學了。現在琴就在我旁邊,雖然我現在變老了,手不靈活,但是在沒人聽見的時候,我一個人會彈,只為我自己的內在愉悅而彈。

  中國歲月影響一生

  林西莉跟前夫斯文·林德奎斯特育有一子一女,1986年兩人離婚,斯文同年再婚。如今,子女們各自成家單住,林西莉一個人住在家中,她的日程也排得滿滿的,甚至每天都會收發電子郵件,讓人驚奇于她的獨立、活力和緊跟時代。

  她跟前夫合著出版了數本關于中國的書籍:《從內部看中國》(1963),《亞洲的經驗》(1964),《毛會說什么呢?》(1979)和《中國》(1980年)。

  雖然這些與前夫合著的作品尚未出版中文,不過,林西莉依據她給家人和朋友的書信以及自己的日記寫作的《中國記憶:1961-1962》,將于今年12月在瑞典出版,目前正在被翻譯成中文,預計將于明年6月出版。

  采訪結束前,她即將去歐洲參加一個中國民樂音樂會——雖然年老導致手指不靈活,她已經無法上臺演奏古琴,但她還是很樂于去聽聽自己日思夜想的中國民樂。

  Q在中國時,什么令你印象最深刻?

  A1961-1962年,中國政治形勢很艱難,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么擔驚受怕的中國人,當時中國有很多政治運動。我剛來時,很難買到食物,吃的東西很差,北大有200多名留學生,已經被照顧得比中國學生更好,留學生有自己的食堂,但中國學生只能在空地上領取面、米飯、白菜吃,很多人都營養不良。即使我得到了很好的食物,但仍舊缺乏蛋白質——我在瑞典都吃雞蛋、奶酪和火腿,我掉了很多頭發。

  但是我很高興能夠進古琴研究會學琴,這是一個跟外面氣氛完全不一樣的地方,大家在拯救古琴音樂。這兩年的學習讓我了解到中國文化的深度,它如此吸引人,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經歷。因為我是一個外國學生,古琴研究會的老師們很愛護我、照顧我,他們解答我所有的提問,總是幫助我,我也深深地被他們所影響。

  兩年后,我丈夫想離開中國去印度,但是我很喜歡這里,我想留下來,但最終沒辦法離開了,直到1973年我才再次來到中國。

  Q你兩次獲得瑞典最高文學獎——奧古斯特文學獎,非常罕見。

  A對啊,1989年因為《漢字王國》獲得過一次奧古斯特獎,那是這個文學獎首次頒獎,就給了我。我還被獎勵了100克朗,這在當時可是一大筆錢!三年后,這個獎又增設了三個不同的獎項,分別給每年的最佳小說,最佳專業題材書籍,最佳兒童書籍。2006年我的《古琴》獲得了最佳專業題材書籍,我又得了100克朗!獲獎讓我的書有了很多讀者,我也因此被邀請在全歐洲做演講,跟成百上千熱情的讀者交流。

 

滾動新聞/Rolling news
推薦專題/Recommend special
學者風采/Scholars    更多>>
  • “頑童”夏志清

    在現代文學史研究中,他最早發現了張愛玲的價值,他貶低老舍《四世同堂》,他認為魯迅被拔高,錢鍾書的《圍城》無出其右。有“快人”之稱的夏志清在學術上也愛憎分明,但無人否認他《中國現代小說史》的厚重價值

  • ·馬悅然...
  • 馬悅然:生于1924年,諾貝爾文學獎18位終身評委之一,也是著名漢學家,畢生致力于漢學研究,翻譯過《水滸傳》《西游記

  • ·孫康宜...
  • 孫康宜祖籍天津,1944年生于北京,臺灣東海大學外文系畢業,后進入臺灣大學攻讀美國文學。1968年到美國留學,先后獲

  • ·倪豪士...
  • 倪豪士是美國著名的漢學家,從事漢學研究三十余年,著述頗豐。作品收錄了作者自上世紀七十年代以來撰寫的十二篇學術論文,專

學者訪談/Interview    更多>>
  • 浦安迪:透過評注理解中國古

    浦安迪(Andrew H. Plaks),1945年出生于美國紐約,1973年獲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學位。現任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系和比較文學系榮休教授、以色列希伯來大學東亞系教授。浦安迪通曉十幾種語言,尤其對漢語、日語、俄語、法語、希伯來語最為精通;研究領域廣泛,如中國古典小說

  • ·儒學大師:杜維明...
  • 祖籍廣東南海,1940年生于云南省昆明市,1961年畢業于臺灣東海大學。后獲得哈佛—燕京獎學金赴美留學,在哈佛大學相

  • ·孫康宜教授訪談錄...
  • 孫康宜教授是著名的華裔漢學家,此文是對她的最近訪談錄。孫教授將其從學經歷、研究路徑和心路歷程在不長的對話中一一呈現,

  • ·專訪瑞士著名漢學家勝雅律教授...
  •   今年64歲的勝雅律是瑞士乃至歐洲著名的漢學家和法學家,他自1975年到北京大學留學后,就再也沒有中斷過與中國的緊